冷江

沉迷FGO无法自拔,杂食慎fo,欢迎聊天投喂~

罪爱-01。预宴

第一章。预宴

                   Sodom内城,第四区。

    “生意人啊,都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嘛,这一点我也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是哦。”黑发着白色西装的男人举起手中散发幽幽兰香的红茶挑了挑眉“哎呀,御搣大红袍呢。绿叶镶边兮红袍罩身,善缘接善兮一泡心宁。先生好雅兴。”

    “白先生真是识货,我呢,就很喜欢跟谈的来的人说话。”看上去50多岁两鬓斑白的男人说到,眼神不老实地在白泽身上游来游去,“但是这个【蟠桃宴】不是普通的宴会,为了这个宴会的顺利开展,从一开始举办就干掉了偷偷打探消息的十多个policemen呢,到现在policemen为了这个宴会的消息已经牺牲三位数了。”

“您是想说,您连policemen都不怕,我这种二流组织的外交官更入不了您的眼啰。”那人笑的嫣然。右耳红色中国结坠着玉和流苏,更显得那人的温润,虽然无女相,却也算得上男子相貌中的极品了。

    “不,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顾客是我的上帝,尤其是这么美丽的顾客……”他笑的咧开嘴,露出满是烟渍酒渍的黄牙,“但我只能代表【王母】大人旗下一个子公司,名额有限啊。”

    “我们也只是去和那些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巨头们混个脸熟而已,收集下资料……免得以后得罪人不是吗?”黑发青年旁一个长的颇具“古典美”的男人连忙开口。

    老男人笑得灿烂:“这个我也明白,所以啊,只要白先生点头,我可是十分乐意让你们代替我们去,反正在【蟠桃宴】上我们也拍不到什么东西。”一边说,一边把手搭在白泽手上。

    “那还真是谢谢了,不过我要先回去跟上司商量一下。”白泽起身微微别头,不留痕迹地抽出手。“是该商量……好好地商量一下,我等白先生的好消息啊!”最后,男人用低低的气音暧昧地说,不甘地握住手。“妈的,不就是个送屁股的外交官吗,装什么纯?”他在心里暗笑“等你求我了……嘿嘿,我和保镖们保证草的你两口齐开!”估计是没能绷住,脸上也带上淫色。

    轻轻合门,转身。古典男子一改方才的懦弱的表情,满脸冷酷的冰霜。

    “不知道小白介不介意那他当下酒菜。”他低声说。

“我想他应该会很介意,而且桃太郎君,对宠物要好一点不是吗?”另一个微笑着回应到,拍拍桃太郎的肩以示安慰,他懂桃太郎的意思,本来不想麻烦毕竟暴露身份不太好,也罢。敬酒不吃,就只能吃罚酒了。

    况且他也太不识货了吧,有哪个二流组织的外交官会穿Savile Row的bespoke(全定制)?这种底价1000英镑而且全定制的一套西装,一般要4-12周的时间, 中间经历三次试穿和调整,这还是客人在伦敦的情况下。今天不小心穿出来还担心好久会引起误会,谁知道,这么有眼无珠啊。

    被叫做白先生的人手指划过耳坠,浅浅地笑了。

不知道【桃源】行政部董事名叫白泽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大多数人都是白大人白大人的叫,只有关系好一点的会叫白泽大人或白泽。从生物的社会性群居而言,“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贵的不屑低贱的,低贱的不忿高贵的,正是此理。那些关系好的也不会四处说什么,保持神秘性同时也保证安全和属下的忠诚和恐惧。

    “我想要的,会有人举起双手奉上。”他走过长廊转向楼梯,半垂双眼,眼里墨色如夜,走在光线昏黯而窄仄的楼梯上,视野边缘被充斥在空气中的浓黑入侵,因黑色细软的头发覆盖而在黑暝中线条变得模糊的脸似乎正一点点湮入窅黑深处,阴影化作的鱼正一口一口地咬噬他的轮廓,他在黑暗中的剪影渐渐残缺,越来越不完整。像是24条颅神经断裂了一半,太敏锐了吗?“对不起大人,您刚刚说什么?”桃太郎迷惑地问,不解一向充满活力的白泽突然说出这种不符合他的话的道理。

“没什么,父亲说过的一句话而已。”他回答道,语气上扬。

              Sodom外域,南17区。上午8:00

    “这个人只在【蟠桃预宴】上露过一面,你们就不去查了吗?”黑发的青年拿着一张照片朝会议桌上猛地一拍,脆弱的实木黑桌便因无法承受主人的愤怒而出现蛛网般的裂痕。警视厅的白炽灯照在他低下来的脸上,更加突出那个人皮肤苍白,黑发中分散下,色差强烈。强大的威势令他们不敢对视。

    “可是,鬼灯警司,【蟠桃宴】上还有很多政府要员和国际富商,我们难道要一个个查吗?”漫长的沉默后,一个中年的警察终于不甘地反驳道。“国际上已经默许了这种行为,Sodom的军械,工业和药业是世界顶尖水平,你不可否认这种交易的必要性,如果不是Sodom的药和枪暗中给我们便利,在自由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根本不可能有这样追捕罪犯和治疗的效率!”

    鬼灯一窒。

    不得不说,和罪犯合作,对警察而言本就是一种讽刺。

    照片上那人看不清脸,只在明煌的灯光下留下一个侧着的背影,旁边是已知罪犯【凤凰】,一开始鬼灯并没有注意这张照片,后来细看才发现不对。

    “太近了。这两个人太近了。”他喃喃地说,宴会上禁止携带武器,所以罪犯会选择1m---1.5m作为安全距离并不让他人感到生疏。但是这两个人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地擦肩而过,旁边【凤凰】的贴身保镖却丝毫没有动静这就足以证明些什么了!

    “您说什么?”最近的一名警察没有听清他刚才说的话,询问道。“没什么,这个人我会去查的,你们好好把关不要让没有许可证的人进去了。”他挥手示意,这个时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振动。“我先失陪一下。”他鞠躬然后留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说什么。

    “啊,鬼灯啊。”那边的人似乎心情很好“你托我办理的Sodom通行证已经下来了,我托人帮你弄了一张sodom的身份证明,今天晚上可以进去然后参加明天正式的宴会了。”“十分感谢阎魔大人,另外我不在的时候请好好的把工作完成。”鬼灯面无表情地拆穿阎魔心里的小九九。

    “唔……鬼灯君这么严厉真的好吗?以后还要……”

    “嘟……”那边的已经抢先挂了电话,不给巨大憨厚的阎魔一点辩解反驳的机会。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一样。”阎魔长叹口气。“听说这次【蟠桃宴】上的东西很贵重呢,让他自己去搜集情报吧!””明明是阎魔你更像小孩子吧,这种赌气般的口吻。”厨房那边的妻子不满的说“鬼灯早就已经长大了啊。”

    这边鬼灯也是呼出一口浊气,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这会是他第二次进入sodom内城,除了激动,更多的是迷茫。但他依旧没有表现出或喜或悲,准确地说,在这么多年后,过去的记忆在学业、人情、工作下腐蚀的根本不可能留下什么,只剩下依稀的,模棱两可的当时的憎恨。至于激动、至于迷茫、显露在脸上是多么遥不可及而愚蠢的事情呵。

                         Sodom内城,第四区

    白泽坐在用波斯毡子做面的无靠背长沙发上,面前是一个可移动电脑桌,百无聊赖之下转着手中的父亲送的Faber-Castell伯爵250周年纪念款,Levenger乌鸦黑的墨水停留在“致亲爱的【桃源】外交【麒麟】”上,最后一个字因为停顿而略显不流畅,勾尾跟着一个点儿。

    “对于这次地狱宣称不参与【蟠桃宴】我们所需表示的态度一直存疑,”思索许久,他终于又开始动笔,又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便对自己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因为敌方真实性未知的通告而暗中行动不像我们的风格,尤其是这次将拍卖的是【曲核制取法】和【王之血】。你申议以二流组织参与拍卖即使得到依旧会有很大弊端,也无法拥有【桃源】在【蟠桃宴】所有特权。”

    “因此我更想……”飞鸟奇异的影子掠过垂在落地窗前的柞丝绒长帘,造成一刹那静止的动态美,他露出一个晦涩莫名的微笑,仿佛一张充满日本情调的画。

    “谨此,以上。——【行政】白泽书。”停笔,“桃太郎君,帮我送给【麒麟】”

    “白泽大人,我们还是以那个普通公司的身份进入吗?”桃太郎问。“是的哦,多出一次经验也很不错不是吗?”他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盒,打开,里面是黑色细长的烟。“对了桃太郎,Gomorrah(蛾摩拉)的那个人还没找到吗?”一边点烟,一边发问,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没有,白泽大人您也真是,人海茫茫的找一个不知道真名的人,不是大海捞针吗?哪来那么多闲功夫……”桃太郎抱怨道“又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

    “是很重要的人啊。”白衣的深吸口烟直入肺底,眼前猛地浮现十五岁温热粘稠的回忆,脸上猩红的血迹被沾染上香烟缭绕而苦涩的气味,夜晚被霓虹灯点缀的斑斑斓斓,回忆起那个时候身在Gomorrah执行任务突然跑出来的小鬼,因为相貌相似而起了逗弄的心思,回忆起他黑灰色近乎透明的澄澈瞳孔,压花的肃白色衬衫,以及黑色外套上订制的如同盘在火焰中的红莲一般的酸浆。继而想起后来把他从爆炸里救出他坚毅,隐忍着一声不吭的脸,他猜想沾湿他黑色的外套的不仅仅是汽油和水,还有那些人的鲜血,四周都是因爆炸而出现耳鸣的沉闷的嗡嗡声,这使得凝滞的空气显得更加难以忍受。男孩叫他“黑泽。”,他的嗓音低沉极了,犹如远处传来的管风琴的低音,隐约可闻又不容忽视。

    我该叫你什么呢?恶鬼或是鬼灯?

    现在他一个人想到了这些,略显久远而更加显得沉重和悠久的“历史感”, “他虽然披了一张冰山的脸,却长着一颗变态的心。”有人躲在昏暗的光线下轻笑,手里的纤长的纯黑色Black Devil混合着轩尼诗干邑散发出焦糖的甜腻,烟草的苦涩和浓郁的酒香,使焦油的干燥夹杂着特别的甜味。“不过只要那颗心脏还跳着,就是人类的范畴。”

    “你不觉得,这和我,和我们很像吗?”

    静止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

    就像冬夜里的惊雷,雪亮地划过夜空,你的耳边就只能听见他轰鸣的余音,以及长久的——静寂。

    “对了,那个老男人呢?处理掉了吗?”白泽问,“虽然他的眼光有问题,但是这种波西米亚风的装潢我还是蛮赞同的。”

    地下室里,那个两鬓斑白的可怜男人被七根钢钉钉在墙壁上,眼里满是恐惧。

    “诶,辣椒味味噌没有了……”软软的少女音传来。“这里只有针好讨厌。”迅速地,扎入第三腰椎和第四腰椎之间的间隙。

    “啊啊啊啊啊!”杀猪般的惨号。

    “别叫太大声了啊,桃太郎难得聘请我来进行惩罚……”刚刚还是少女声的女人瞬间低声说。

    “不要死的太早,对你太好。”

    “估计芥子小姐会好好招待他的。”桃太郎摸摸头巾,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