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江

沉迷FGO无法自拔,杂食慎fo,欢迎聊天投喂~

这世上的另一个我22-36

22.
    下车后郑吒一骑当先。
    后面的郑吒却低着头愈发阴沉。
    楚轩不动声色地看着边上的郑吒,再看了看前面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23.
    低头走路的后果就是会撞上前面的人。
    郑吒抬头正欲发火,就看见面前的一人半高的铁栏。
    '“锁了。”郑吒耸肩,像是松了一口气。
    “……”另一个把袖子挽上去,冷笑一声“废物让开。”
    郑吒刚想开骂就看见那人后退几步,一个助跑就跳了起来单手抓到了最上面的横栏,随后引体向上站了上去,向下伸出一只手。
    楚轩会意地伸手,被那人稳稳当当地接了上去。
    明显不止一次这么干了。
    郑吒在下面目瞪口呆。

24.
    他不是跳不过去。
    而是跟那人的动作来比……实在不是一个段数……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真的。

25.
    楚轩跳了下去,然后穿黑色衬衫的那个俯视他,恶劣地微笑:
    “要我扶你?”
    森白的牙齿显得无比狰狞。
    “我谢谢你啊!”郑吒咬牙切齿。

26.
    在鬼畜的笑声里,郑吒爬上去了。
    然后他眼尖地看见了十米之外的铁门。
    没有上锁。
    我这是图什么呢?
    郑吒在心里泪流满面。

27.
    “这是哪儿?”面对一派荒凉,郑吒不由得纳闷。
    “你不是说要人少吗?”带路的淡定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里没人。”
    “啥?”郑吒心里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里是公墓。”
    “……”

28.
    我咋没掐死他呢?
    郑吒觉得,自己犯下了辉煌人生中的最大错误。
    所以,这两个人骨子里的恶劣因子,还真是一模一样啊一模一样。

29.
    “郑吒。”
    远远地听见了楚轩的声音。
    寻着声音过去,就看见一幢废弃的屋子,年久失修,但是挺精致。
    楚轩站在门口,见他们来了一个闪身就进了屋子。
    这剧情不对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老屋:怎么一种鬼屋探险的感觉?

30.
    同行的大哥一向不知恐惧为何物,直接走了进去。
    郑吒想了想,刚想给家里发条短信不回来吃饭就看见信号格上一把X。

31.
    我以后再也不这么干了。
    再这样我宁愿让数学课代表给我多加十五张试卷。
    好想回家……

32.
    与此同时,数学课代表——楚轩打了个喷嚏。
    我的身体不可能出现感冒这种情况难道是在父亲实验室里不小心碰到什么试验品吗?回去确认一下。
    然后他继续啃起苹果,看零点程啸王侠三个人玩三打哈。
    你问他们为什么不带楚轩玩?
    因为楚轩即使智商不上线还是能碾压他们,一个字,惨。
    “赢了。”
    零点摊牌。

33.
    楚轩一直不理解。
    这帮凡人是怎么把三打哈玩出麻将的感觉的。
    无聊之下就想找点事干,于是按下速拨1。
    啧,郑吒的手机居然打不通……

34.
    这边郑吒还在和黑衣二人组玩鬼屋寻宝。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台电脑,一台有Gl games的PSP,一堆麻将。
    玩麻将三缺一啊。
    而且没网电脑有毛用啊!
    尼玛我又不是程啸给我攻略游戏我也不会啊!而且这两个在身边太耻了吧!
    郑吒在心里怒吼。

35.
    黑衣郑吒是跟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高中生,气场绝对是班长一类的干部。
    虽然说在不知道他年纪之前。
    有种黑涩会的既视感。
    那人大手一挥。
    “我玩游戏机,同名的你和我联机,机子里应该有别的游戏。”
    “楚轩把麻将摆成多米诺骨牌吧。”
    楚轩一脸今天终于get到麻将玩法的表情到一边玩麻将去了。

36.
    “你干嘛不和楚轩玩?”
    “呵,你也认识一个叫楚轩的吧,你跟他玩游戏或者竞技赢过?”
    于是郑吒陷入了为什么知道自己玩不过每次还是兴冲冲地和他打赌。
    我这是关心同学……他在心里自我安慰。
    黑衣的自带强大气场的在心里呵呵。
    这人居然和我同名却不带智商?
    回家玩弹珠去吧。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