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江

沉迷FGO无法自拔,杂食慎fo,欢迎聊天投喂~

这世上的另一个我.0-21

1.手机掉了存档大纲没了长篇先放着吧……
2.和朋友一起写着玩的,就不打CP tag了。
3.脑洞来自大黄,各种梗源网源生活,如有雷同,请宽恕我……
 
    0.
    郑吒第一次见到那货是在《生化危机》3D的首映那天。
    那人穿着黑色的衬衫,不像他自家的因为没时间熨烫而皱巴巴的那一堆。
    “借过。”对方后面和他一起来的那人戴着黑框眼镜颇为礼貌地说,凭借荧幕的亮光郑吒看清了黑色衬衫上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卧槽!”

1.
    那句脏话是两个人同时开口的。
    这惊悚程度对郑吒而言仅次于活见楚轩。
    然后郑吒移过视线,切身证明了这个世界上的主神绝对是一个操蛋的家伙。
    “你不是楚轩吗!”
    黑衬衫的回头,像是要杀人一样地问:“你认识他?”
    眼镜男推了推眼镜。
    “你认识我?”

2.
    今天是惊悚的一天。
    主神绝对吃错药了。
    不对……郑吒终于使用了他许久不用的脑子——
    今早楚轩给我吃错药了?!

3.
    结果最终老老实实地对眼镜说了事实。
    当然郑吒假装没看见另一个头上可化为实质的黑气。
    “原来如此……”眼睛淡淡地拍了拍那人的肩,“电影快开始了,先坐吧。”
    郑吒是第四排9号。
    那两人一个是8号一个是10号。
    “哦,对了。我对你说的很感兴趣。毕竟同名同姓年龄长相也差不多。”坐在10号的那人眼镜上白光反射出郑吒紧张的脸。
    “我是楚轩,那是我男朋友,郑吒。”
    于是左边的黑气顷刻间烟消云散。

4.
    他总算明白了黑气的原因。
    但是。 
    大哥要不要这样我们第一次见啊!你吃味个毛啊!
    还有是你们的神经太粗还是我太敏感啊!这不是巧合这是灵异了啊!

5.
    这是郑吒第一次看恐怖片后,觉得自己死上了一回。
    左边那人无视自己看向楚轩的视线太热切。
    太热切了。
    哀莫大于心死。
    狠莫过于虐狗。
    “歪,FFF团吗?我要报告!”

6.
    郑吒没有真说。
    不仅仅因为他是良善之辈。
    还因为看见了那人的肌肉和……
    尼玛你看个电影要带枪?这是中国你怎么做到的!!!!

7.
    《教父》?他不像密西西比人啊,香港来的?没口音啊!霓虹中二?我擦不是吧!
     在郑吒脑内脑补无数无果后他开口询问。
    开玩笑,再不好接触我又没抢他男朋友。
    “楚轩做的。”
    “而且这是仿真,傻逼。”
    同样名叫郑吒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甩下一句,又开始看楚轩。
    郑吒一下子觉得自己之前的思考都拿去喂狗算了。

8.
     楚轩盯着屏幕,3D眼镜戴在原本的眼镜前有点滑稽,但是面对剧情和郑吒的双重夹击,他自巍然不动。
    所以说你就不能和我换个位置吗?!

9.
    电影结束后,楚轩留下了电话。
    这个号码……不太对吧?
    一边想着楚轩,虽然也许只是同名同性同一张脸但是记性应该不差,一边问:“这个号码是移动的还是联通的?”
    “都不是。”楚轩回答。
    “我们两个是从国外回来的。”

10.
    有钱了不起吗?很了不起吗?
     郑吒死死握住手上的手机。
    算了,刚买的别捏坏了。
    郑吒默默地放下了手里的手机。
    然后另一个郑吒拿出手机,说:“我记下你的号码吧。”
    那是他们隔壁班土豪亚当用的牌子。
    还是隔壁班土豪颇为遗憾的限量款。
    有钱。
    真的……很了不起。

11.
    然后郑吒往回走,准备走回家。
    看见后面那两人还没动。
    不是吧这么郑重,目送仪式啊?
“喂。”
    另一个郑吒叫住他。
    “我手机刚格式化,地图导航忘记下了。”
    “那你们是怎么过来的?”郑吒纳闷道。
    “打的。”

12.
    那人一脸“你他么不是废话么”,那种嘲讽感简直可怕。
    郑吒沉默了。
    他看着一动不动的私家车流,而这已经持续了起码二十分钟。
    “我终于明白我们本质上的区别了。”郑吒长叹一声:“你比我有耐性的多。”
    在十一假期,打的。
    我真不知道是说闲得蛋疼还是别的啥了……

13.
    “你们要去哪?”
    本着助人为乐的美德,郑吒问那对站在一起的男男。
    一边的郑吒看了一眼楚轩,摸着下巴说:“那就去个没人的地方吧。”
    语气轻松。
    如果给和他俩一起来中国的朋友听到估计会问今天队长为什么心情这么好。
    可是郑吒沉默了。

14.
    郑吒沉默了很久,而另外一个其实没什么耐心。
    “快说啊,想个地方至于吗?”
    “不,”郑吒诚挚而奇怪地打量着他“你真的想去?”
    黑衬衫的也沉默了。

15.
    某人在脑子里脑补了无数狐朋狗友的娱乐活动,比如去PUB打桌游,比如酒吧里一边净饮纯麦威士忌一边看辣妹跳舞,再比如商家推荐的男用……咳咳。

16.
    好巧不巧,如果换一个时间这么对久居大中国的郑吒这么说,他估计也会想到这个,然后感激不尽。
    “太客气了!”

17.
    “我可以请客。”黑衣的以为郑吒的犹豫是没带够钱。
    随后拍了拍楚轩,示意他不用担心。
    其实吧,郑吒先生啊。
    您真的确定有人敢动楚轩?

18.
    “不约!
    谁要约啊!我还不想被请入实验室我还不想死啊!”
    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昊先生透露。
    “我家还有小苹果呢,实验室这种修罗之地还是算了~不过队长不是在里面吗?队长卖力干啊~”
    据某位笑面瘫先生爆料。

19.
    得出结论:
    楚轩(不论哪个)的实验室是个神秘的异次元空间。
至于他和郑吒在干什么……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要经得起诱惑!咱还年轻,还不想死!!!!

20.
    扯远了。
    两个人跟着郑吒七拐八弯,体验了一把一次超一百辆车的热血。
    “的士!”
    站在楚轩一边的郑吒差点平地摔,他看了一眼前头 正招手招得起劲的人,把他砍头的冲动油然而生。
21.
     “我见过很多人。”
    “有脑残,有智障,有天才,有性别认知错误,有压抑性精神错乱。”
    “但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
    “你能想象,有人用你的脸,跳起甩袖舞的感觉吗?”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