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江

沉迷FGO无法自拔,杂食慎fo,欢迎聊天投喂~

罪爱Ⅱ祭红

    罪爱的后续,cp是白鬼,白鬼,白鬼(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说好了填坑不管怎样都要填完对吧?另外……杂食杂食!慎fo!因为各种基友萌不同cp有的时候会出现贺文,不过大部分时候是平躺摸鱼……
    最近沉迷FGO……
    罪爱设定可以往前翻,新入坑的朋友可以找我要罪爱Ⅰ的电子文档。
    以上!





第零章。

     Sodom外城,南十七区

    距离震惊整个中心城的Aaron事件已经过去了七个月零十二天。鬼灯冷彻因在北区替毒贩伪造证件取消警官证,在全球范围内以红色通缉令通缉。
  “其实这种事情早有预料,”他的同事,某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家伙颇为伤感地开口“他从来就是一个阴沉的,只考虑自己的家伙,还假惺惺地讽刺我们与sodom新贵的交易,自己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啊啊,完全不知道这种家伙在想什么。”
    周围传来附和的善意笑声。
    记者飞速记下了这些话,再加上了自己的评价,并不刻意,只是暗示了自己的看法罢了,他心里对自己的智慧沾沾自喜,说不定喜欢引导人们思维的上司会因此奖励自己?他舔了舔嘴唇,警察们估计又要为此平息公众舆论一段时间了。可惜男人没有看见从他身后走过的蓝绿色头发的艳丽女子,女子的眼睛里满是嘲讽。
    多亏你们,对鬼灯冷彻的判决总算是盖棺定论了,女子默默长舒一口气。
    白泽啊......她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桃园行政董事的做法恰巧合符他们的心意,也不知是因为太聪明的退让还是太愚蠢的为情所困。这都不重要,她从咖啡机里倒出咖啡,加上双倍的奶和糖,小声地开口:
    “The killer wrote you a poem.Are you going to let his love go to waste?
     (凶手为你作了一首诗,你要辜负他的爱意吗?)”

    谁都不知道鬼灯冷彻在哪里,就像谁都不知道他出逃后原本直接回归警局的计划在看了新一期的日报后打消了,他压低了从白泽飞机上顺来的鸭舌帽,一不小心就把报纸捏成皱巴巴的一团。
    绿色的卖报店不远处有一幢小教堂,他看着尖顶上伫立的十字架自言自语:“这样啊,还真是不留情面呢。也无所谓。宽恕这种事情是佛祖与神灵的事情,我所需要做的其实只有降罪罢了。真实的,妄图以人类之身裁定他人罪孽的我,要不要去教堂告解呢?”
    没有回答,他身边行人匆匆走过,甚至没有人因为他挡路的行为骂骂咧咧上一两句,但是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鬼灯冷彻真真切切地听到了某个轻佻的声音——“哎呀,恶鬼去往教堂可是要被烧死的哦。”
    他的身边空无一物,只有白泽的声音在大脑里响起,鬼灯冷彻确信,如果白泽真的在他身边,他也会说出这样的话。于是往前走,义无反顾地往前走,走到教堂门口,教堂里正值祈祷时刻,他站在那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们念诵圣经,用虔诚的表情朗诵“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没有一个人回头看向他这个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就像他经历折辱回来时无人拂去他衣上灰尘。
    但毕竟他没有再经历肉体上的伤害,“说谎的人吞千针。”鬼灯嘲讽地回答不存在的人,那个人轻轻地笑出声来,他在那人的笑声里重新走向sodom,笑声充满了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恶意,以及期待。
    人们憧憬天堂,这实在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因为人间和地狱一般,因为远离恩典而充满苦闷。

    西方地狱很快选出了新的贪婪,他们维持交好的姿态相安无事。王母在确认鬼灯冷彻的全球通缉后满意地将手收回sodom,出乎阿香意料的是,阎魔并未表态,他还是乐呵呵的,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至于白泽有没有做什么,阿香不由得之,但是根据桃源药品正常发售,以及暗杀行为没有中断来看,他过的很好,至少没有犹豫。也许他也曾在深夜想起鬼灯冷彻那双钢灰色的眼睛,那又能怎么样呢?还能生出什么乱子呢?
    当阿香在sodom自己掌控的傀儡组织门前看见鬼灯时,她脸上加深了这个笑意。她已经赢了,作为地狱的一份子,没有什么比完成自己上司的任务更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也许我们应该开一瓶1978年的拉菲庆祝一下。”阿香笑着挽起鬼灯冷彻的手。




      第一章。01

    sodom内城,第八区
    春寒料峭的下一步是百废待兴。这个时节的Sodom内城只有第一区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其他区虽然寒冷,乌云却总也抖不出什么。其实倒也无妨,这个时代人工雪景贵不到哪去,想要享受的话即使是在最炎热的七月也能看见。
    白泽散在沙发上,夔熟稔地解开他的深紫的领带,并从保温杯里倒上一杯【碧潭飘雪】给白泽灌下去。
    “太淡了,”白泽抱怨,声音黏在一起“给我酒,我还能再战三百杯!”
    “不,您现在连一盎司都不能喝了。”夔摇头,暗自记下了第八区的新贵,绝对不能让他和白泽大人碰头,臭味相投也就算了,酒量还只比自己差一点,白泽和他喝不会醉死才怪呢!
    “今天的Cuervo味道不错啊,怎么感觉我没喝过?”白泽突然兴致盎然地问,“到时候记得问问,可以和可爱的女孩子一起玩body shots。”
    就凭这一点,就绝对不要。夔用温酒瓶斟满茶水,退出房门。
    白泽没坐起来,他轻轻喘气以平复之前心跳过快的后遗症,灯光照在安那利普特式壁纸上有点晃人,眼前是一点点的流动的光点,接着酒精,白泽丢下包袱肆无忌惮地玩着小时候的游戏——在太阳下把眼睛睁开又闭上,用力,再睁开就能看见七彩的光芒。
    他咯咯地笑了起来,很快又觉得无聊,他的意识越来越沉,却只是浮在那一点,上不去也下不来,还是下去吧,他想,醉一次,什么也不想凭本能做些什么。
这样会好很多。
    距离他对鬼灯冷彻放手已经过去了一年半,他是个成人,还是属于令人退避三尺的老狐狸,所以他并没有刻意地去遗忘鬼灯、做一些傻事,比如说清空自己房间里关于鬼灯的痕迹,扔掉自己的车砸了自己的酒烧掉鬼灯睡过的床和被子……太幼稚了,这种事情供人当茶余饭后的笑料就够了。
    不过幸好,他是桃源的行政董事,非常忙,忙着暗杀无聊的敌对者侵蚀他们的财产,和女人做爱,和朋友花天酒地,倒也没有时间去回忆过去的事,等到某日应召女的月光香水留在他的卧室,白泽才发现鬼灯的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被抹去,鬼灯的气味,他的毯子被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拿去擦包沾满了男人的臭味所以随手丢在垃圾桶里。
    还差一个月,不,一天,鬼灯就会彻彻底底地从白泽的世界里消失,成为白泽“年少轻狂”的一部分黑历史,也无从谈起。
    结果全毁了。
    不久前,他从police朋友听说鬼灯在外被警察通缉,迫不得已加入地狱的事情。白泽对此嗤之以鼻,鬼灯早在不知道多久前就被【地狱】看上了好吗?这年头police都是些情报匮乏的蠢货吗?紧接着,就是今天早上8:12【地狱】提出一个月后和【桃源】进行友好交流的事情。
    Holy shit.
    生活这个婊子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然后把裙子撩起来露出下面雪白但布满吻。痕的大腿,两腿中间他么还带把,瞬间觉得无比绝望,继而心累地躺下——是生活,强龍jian了所有人。
  “唉。”白泽陷在沙发里,随手拿起夔给他凉的茶水,冰釉璃的器皿是温和的色彩,他轻啜一口,九十度刚泡开茉莉花香只是在茶叶本身的味道里若隐若现,而凉了之后,花的味道却巧妙地煽动了甘甜。
    没有茶是不苦的,至少从苦的性质而言是这样。但是因为对比和种种评述抬高了身价,再加上本身值得着迷的部分,变成了珍品。
    夜被限制在窗户里,群星不规则地分布闪耀。他浮于浅梦而不醉,星辰的光从遥远的星系传达过来,穿过黑暗,突破来这个世界的视线里。
    正当他因为酒精陷入矫情的伤春悲秋时,房间一下子黑了,Sodom不存在停电的可能性,除非有人蓄意破坏,他摇晃着站起来,走到浴室镜子前。
“发生什么了。”
    青蓝色的备用电源照在镜子上,照出白泽下巴些微的青茬,镜子里的白泽和他一模一样,只是在听了这句话后,调皮地眨巴着眼睛。
    “同调智能【黑泽】,向您报告。”
    “恩。”
    “56.185.128.255,外部电路入侵,初步判断为范围性影响的后遗症,是否启用内部电源?”
    白泽揉揉自己因为醉酒而疼痛起来的头皮:“……等等你不是照我做的吗?说点我听得懂的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你可以选择两眼一抹黑或者让我给你留一盏小桔灯;不然在这个大冬天你就没用提供空调的电啦!”黑泽轻快地回答,虚拟的人形对着白泽的沙发摇摇手,像是要把沙发摇成“魔力手指”,白泽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就知道没什么大问题,裹起被子缩成白色的一团。
    紧接着爆炸翻涌,火焰几乎是贴着阳台玻璃熊熊燃烧,新买的兰花超级贵的!白泽在心里哀嚎,到时候怎么面对麒麟那张脸啊!
    他掀开沙发,拿出一把波莱塔92F,装填子弹,拉开安全栓,打扰到他休息的人,可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当然如果是可爱的女孩子就另当别论了,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从瞄准镜里可以看见穿着防护服的憧憧人影,臃肿的姿态看起来着实可笑,他移动手臂,慢慢转移视野,突然定住了。
    “白泽先生?”黑泽注意到主人的停顿,可是他的搜索范围里,并没有值得注意的人存在,不过为了白泽先生,做一些其他行动也是无所谓的,它暗暗调动对外的武器,可以一举歼灭敌人的激光已经充能完毕。
     “没什么,黑泽。帮我调整卧室的温度吧,我要睡觉了。”白泽回答,他的声音微微上扬,嘴角也是,可黑泽就是知道他在说谎,它接受了这个命令,并悄悄地记录下那片区域里每一个人的身份,在【桃源】最新科技产品面前,防护服形同虚设。
     某一个日文名挂在中间,和一堆英文混在一起,格外扎眼。
     鬼灯冷彻。

评论(4)

热度(11)